文章標題: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一)~(七)
轉載作者:糖心 轉載自"韓良露的書房 "
文章網址http://blog.realmedia.com.tw/index.php?op=Default&postCategoryId=15&blogId=3
文章出處:韓良露的書房http://blog.realmedia.com.tw/index.php?blogId=3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一)
 
在占星學中,太陽象徵一個人自我、意志、人格、原則、能力,父性的功能與外在的權威,除了上昇星座代表的相貌輪廓和氣質外,太陽是最容易被他人辨識的個人屬性,我們常說﹁某某是牡羊座或××座﹂時,我們指的是我們辨認出那人具有某種﹁自我、意志、人格﹂...等等,太陽的屬性的發展較月亮為遲,一個人的內在原我︵由月亮代表︶從胎兒在母親的子宮內即開始塑造,直到兩歲達到巔峰之後持續地和母親的互動發展。但太陽的外在自我則要從兩歲之後才開始逐步發展,嬰兒從兩歲多開始有了較明顯的自我意識,開始分辨及界定自我與他人的分野,父親所代表的外在權威世界也開始有了明顯的意義,嬰兒和母親的臍帶關係至此進入第二次象徵性地斷裂︵第一次是誕生時實質的斷裂︶,而開始真正和父親產生互動,父親的影響也慢慢溶入嬰兒人格的中
心。
在占星學上談到太陽代表的父親︵父親功能︶或母親︵母性功能︶,基本上只代表象徵性的角色,通常但並一定指的是個人生活中實際經驗的父親或母親實體。占星是根據一般性的統計而來的,在傳統的社會結構中,母親通常是哺乳、握奶瓶、H;24RR;小時照顧嬰兒的人,而父親是偶而出現、逗小孩,發號施令的傢伙,因此,如果個人實質生活中是父親握奶瓶、H;24RR;小時照顧嬰兒時,嬰兒則會將母性的功能的認同及需要轉移到一個父性的角色身上︵就像科學實驗中認同雞的小鴨子︶,如果父母親都疏於親自照顧嬰兒,那麼,取代母親的﹁Surrogate mother﹂︵養母、奶媽、繼母...等等︶就成了嬰兒和母性功能認同間最主要的媒介,嬰兒的月亮特質除了受親生母親的影響外,也受﹁替代母親﹂的影響。同理,若一個小孩很小喪父,他的父親認同必然遭受斷裂,如果日後有繼父出現,則必須重新調整他和父親認同間的新關係,這時他的太陽也一定會顯示某種特殊的性質。

土星和太陽的相位,在父親和孩子的關係中一直扮演著相當困難的力量,土星帶來的是失落、憂鬱、限制、壓抑,即使是土星最好的正面特質也必須先經歷艱困,阻礙的逆境以鍛鍊勇氣、毅力和耐心。
即使是土星和太陽的調和相位︵如H;120RR;度、H;60RR;度相︶,通常也代表當事人和父親的關係中存有某種﹁困難﹂,只是這個困難並不嚴重到對當事人造成致命的打擊,通常當事人經驗的環境無論在精神或物質的需求上絕不會是太舒服愜意的︵這和木星正好相反︶,不管家中實際環境是否一定貧窮,當事人都有感受到某種程度的﹁匱乏﹂,土星父親可能是一個相當節省、刻己又不輕易表達感情的人,小孩很難從父親那得到物質或精神上的溫暖和慷慨,或這個土星父親可能在事業或社會身份上有一定地位的人,小孩從小就彼教育著要尊敬父親並學習父親代表的價值,而這個父親也確實十分專注於灌輸小孩各種他相信的生命價值,即土星的價值,像要重視榮譽、地位、身份、自尊、堅忍、節約、刻苦等等。通常在調和相位下成長的小孩,對這套價值也深信不移,長大後也努力扮演父親替他們規劃好的人生角色,有時經由這些價值的追尋與實現,他們獲得了一定的成功,而通常他們會向世人肯定他的父親的功勞。但只有在生命某個脆弱的時刻︵如事業、健康、婚姻生活的打擊等等︶,他們偶爾才會浮現一種﹁土星式的憂鬱﹂,他們知道童年喪失了什麼,他們只得到了同等於權威的父愛,但那是愛嗎?權威等於愛嗎?

當土星和太陽形成不調和相位時,情況就困難多了,我曾經看過幾個例子,都是土星和太陽的合相,有的是很早喪父︵三歲及初中四年級︶,有一個是父親是中學的校長,全家住學校宿舍,父親很忙,幾乎只有吃晚飯出現一下,又去學校了,還有一個是父親是軍人,經常留營看守,這些例子,都有個共通的現象,即父親不是實質不見了,就是經常消失,不常在家固定扮演父親的角色。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二)

童年喪父的孩子,如果由一個只有堅強意志,艱忍刻苦的寡母扮演出父親權威的角色,通常在日後會得到很大的成就。他們心底由於父親死亡帶來的傷害和欠缺,使得他們很早就接受生命是殘酷的這個事實,在人生的起跑點上他們已經失去了大部份人擁有的資源︵父親︶,因此他們有堅強的心願要向世界討回公道,如果加上母親為了補償自己喪夫的傷痛,而把人生的希望寄託在這個孩子身上,小孩更覺得需要向母親證明,他們可以沒有父親而照樣成為﹁權威人士﹂。這樣的孩子通常自願地接受母親嚴格地管教、敦促,他們努力讀書,做好工作,力爭上游,而努力的人總是會有代價的。但問題將發生在他們成功之後,他們才發現無法享受成功的果實,他們不能也不敢放鬆,他們仍活在﹁恐懼﹂之中,深怕命運像帶走他的父親一樣地奪回了他們的成功,他們不再只是為了成功而努力,他們現在是為了恐懼而努力,而這種無去放鬆的工作狂態度常常使這些人賠上了健康,婚姻或和下一代的關係,有時,他們重蹈了家庭的宿命,他們因為太忙了,太成功了,以致無暇照顧或和他的小孩相處。他也象徵地成為和他父親一樣﹁消失的父親﹂了。
 

當然土星和太陽的合相,並不一定全會呈現父親死亡,或父親消失的現象︵通常是很硬的相位,加上推運等其他因素︶,如果父親存在,這個父親角色通常會以兩種形象出現,一是正面︵但仍是威脅性︶的形象,這種父親具有土星的優秀功能,例如艱忍剛強、刻苦等等,而他們也因這些特質而成功,因此他們相信只有發揮土星的力量才可能成功︵他們不屑那些因木星助蔭而成功的人,認為他們不勞而獲︶,因此,小孩不管多小,都要接受各種磨練,以為未來的人生舞台一展身手做準備。因此,他們常常是極端嚴格的,以軍事化的管理方式管教小孩,要求小孩要絕對的服從,以養成鋼鐵般的意志和紀律,像我認識的兩個朋友的例子,不管是做中學校長或做軍人的父親,只要他們出現了,小孩馬上就得變得乖乖的,因為在他們父親心中,管教自己小孩的責任比管學生,帶兵還要嚴肅,重要多了。


我的兩個朋友告訴我,他們等於是沒有童年的,因為土星父親要求他們從小就做﹁小大人﹂,不可頑皮,不能偷懶,不要撒嬌,不許胡鬧,不該幻想,不准...他們活在﹁不,不,不﹂的世界裡,但由於父親是他們生活依賴的泉源︵父親是家中經濟的提供者︶,再加上父親具有一定的社會權威,使他們年幼時根本不敢反抗父親。他們對父親的愛已經轉為畏懼了,而這個心理模式也一直將持續到他們年長,在往後的情感關係中,他們總是不敢愛他們真正愛的人,因為愛永遠帶來畏懼。


另一種土星父親的形象,是較負面的,通常這個父親顯示了土星的缺端;陰鬱、病苦、悲傷,但仍然是冷漠而刻苦的。這個父親通常是人生的失敗者,但他們並非不曾努力,他們像其他土星人一樣,也很辛苦地努力過,他們只是命運不濟或其他種種因素︵有時是因為他們的個性太不討人喜歡了︶,他們恨命運,也恨那些因幸運而成功的木星人,他們自己的一生是完了,可是他們還有下一代,這樣的父親,經常化自己的憂鬱和痛苦為力量,更加用力鞭策他的下一代,他們是標準的﹁望子成龍﹂或﹁望女成鳳﹂的父母,他們希望藉著子女的成功來補償他們失敗的人生,子女是他們意志的延伸,是他們的副產品,而這些子女有的也確實能不負所望,父親的失敗、痛苦、憂鬱對他們也有同樣的打擊,他們不想重蹈失敗的命運,因此他們﹁必須成功﹂,他們的人生成為為父親再活一次的生命,而不是自己的生命,我們的社會常常鼓勵這種摒除自我,為父母而活的替代人生,我們說這些人﹁活出了他父親的驕傲﹂、﹁實現了他父親對他的期望﹂,這樣的生命其實是不完整的生命,但土星的力量太大了,甚至連靈魂的悲泣都掩蓋了。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三)

然而不是所有的土星父親的子女都能不負父望,出人頭地。對那些天生星圖上特別軟弱、敏感、情緒化的子女而言,土星父親的意志,經常造成子女人格莫大的傷害。這些子女可能永遠考試考不好,身體不夠強壯,意志力不夠堅定,從很小時,他們就覺得自己﹁註定﹂是個失敗者,他們或許喜愛詩、音樂、文學,但土星父親不認同這些無用東西的價值,他們沒有機會去發展自己的夢想,磨練他們的藝術才能。但他們又無能遵循土星父親所重視的世俗價值而得到成功,他們成為失落的夾心人。這種狀況以土星和太陽的對相(H;180RR;度)時最容易發生,有的人會轉向酒精麻痺自己,有的人糟塌自己的健康︵胃潰瘍,肝硬化等等︶來懲罰自己,他們並不能﹁甘於平凡﹂,因為土星父親瞧不起平凡的人,他們是父親的羞恥,他許會逃避和父親的接近,離家遠遠的,但父親的鬼魅卻永遠跟著他們,他們的生活中永遠迴響著父親的命令和責難的回音,他們活在罪惡感中,因未能完成父親的期望而受苦終生。
 

土星父親對於男女兩性子女的影響同中有異,男性比較容易﹁適應﹂土星父親的意志,因為我們的社會基本上肯定男人要堅強、勇敢、刻苦。因此男性也比較願意依照土星父親的規矩行事,也較容易承繼了﹁土星式的人格﹂。這些人長大後,常常顯示了土星的性質,譬如說不肯付出溫情,強調競爭的重要,瞧不起失敗者,有些成功而苛刻員工的大老板常常是標準的土星人。他們不屑於﹁慈善行為﹂,認為慈善會導致寄生蟲人格,他們總是嚴以責己也嚴以待人,這樣的人,可能是成功的事業家、政客、軍人、技術官僚、行政人員,︵這些都是土星適合的職業︶,社會讚揚他們的貢獻和成就,但只有和他們親近的人才能感受到他們內在心靈的荒寂和冷漠。如果他們的配偶和子女有著易感的靈魂,必定無法忍受。這些人雖然成功了,但他們永遠不滿足,在他們心底,他們仍然是孩童時期那個﹁不夠好的小孩﹂,父親的標準和權威他們永遠無法超越,他們或許是事業的巨人,卻仍是心靈的侏儒。


由於土星父親總是壓抑情慾的需要和克制情感的流露,這些土星兒子無法和身邊的人建立溫暖的關係︵不管是精神或肉體上︶。他們或許有性滿足的需要,卻不能將性的表達和愛戀、溫情、親密聯結在一起,他們的人際關係大都建立在權力的展示和交換之上。他們永遠帶著權威的人格面具,這種人在人生的晚年,遭受失勢、失權及疾病的打擊時會變得異常地脆弱,因為他們的靈魂終於等到機會向人格﹁報復﹂長久以來的忽視和傷害。


土星父親的女兒在適應父親、女兒的關係時特別地困難,除了少數的女性,由於有著特別堅強的性格︵如很強的土星星座︶,會承繼父親的人格,成為﹁土星式的女強人﹂,這些人可以很剛強、勇猛、富競爭心,﹁不讓鬚眉﹂,有時比某些男人還無情。但她們被壓抑的女性本能仍是她們傷痛的來源,她們全發現一般的男人不需要她們,她們也很難和別人建立溫暖有感情的關係,她們也許努力於學業、事業,但所有的成就都彌補不了她們必須面對的﹁土星式的孤寂人生﹂。


對於無法發展土星人格的女兒而言,由於父女關係帶來的失望及不快樂,使她們畏懼和其他男性的關係,男性總會讓她們想到父親所代表的限制,冷漠和嚴厲,她們或許會晚婚或逃避婚姻生活,寧可一個人過,或者因為她們對男性有潛在的敵意,使她們和男性相處不易,而這種關係的失敗又再度了印證了她們的心理模式,即男人都是不好處的。有的女性或許將敵意壓得更深,或許是因為對父親權威的順從及依賴,她們常常會嫁一個﹁土星型的丈夫﹂,而她們的婚姻關係就成為童年模式的再版,她們是那個常常犯錯、事情做不好、自卑、無能、凡事靠丈夫、沒有主見、絕對服從的妻子,這些妻子將她們童年的創傷延續到了成人生活之中,而通常和這種土星丈夫的關係是很難掙破的,女性主義的自覺對這些人也特別無效,這些女性不僅是喪失了女性的人格,根本是喪失了個人的人格,除非有一天她們的土星丈夫讓她們失望,譬如說拋棄了她們,這些女性才有機會將她們潛藏對父親甚至對男性的敵意和憤怒一股腦地表現出來,而這種不健康的情緒常常成為女性運動的精神負擔。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四)

天王星父親的形象也有兩種,正面的天王星父親形象,通常和太陽形成調和相位,他們可能是傑出的科學家、社會改革家、有創意的發明家或從事較平凡的職業,卻有著卓越的心智,開放的心胸,積極的創造力。這種天王星父親對子女的教養很少是﹁平凡的﹂,他們也許會送小孩去森林小學,鼓勵子女獨立思考,帶領小孩接觸多變化的學習環境,他們或許是Discovery頻道的忠實觀眾,小孩也會在他們的引導下喜歡科學、自然、生物、宇宙等等,好的天王星父親和土星父親不同的在於,他們是﹁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因此他們鼓勵小孩發問,質疑權威,他們要培養的是獨立的個體,而不是他們的﹁翻版﹂或﹁取代﹂。
 

但當天王星和太陽成不調和相位時︵尤其是對衝相H;180RR;度及H;90RR;度四分相︶,這個天王星父親的形象則呈負面的天王星作用力,他可能性格極不穩定,思想、行為古怪異常,常有驚人但不合邏輯的想法,相當孤僻、不合群等。我有個朋友正有這樣的天王星父親,他父親很不喜歡人,認為任何正常人都是俗氣又保守的,因此從小到大他都不准許帶朋友回家,和同學、朋友交往都必須背著他父親,別人打電話找他時,常常被他父親無禮又粗魯地掛斷電話。另一個朋友的天王星父親曾穿著睡衣去送便當給兒子,讓兒子好久都抬不起頭。


有的負面天王星父親更糟,他們可能老是和上司不合,老是換工作,所以從小到大搬家數十回,小孩也老是換學校,再加上找不到工作的空檔,家中的經濟生活大亂,但異於常人的天王星父親卻還可能將家中僅有的積蓄去買一輛新型的跑車。還有的負面天王星父親會從事種種不當的冒險行為,譬如著迷於高危險的飆車,不帶氧氣罩深海潛水,高空跳傘等等,他們的小孩常常要活在﹁父親有一天會不回來了﹂的驚恐中,更有的負面的天王星父親,可能老是那個在街頭和鄰人打架鬧事的傢伙。


子女在負面的天王星父親的影響下,對人生很難建立一套穩定,長久的價值系統和目標,他們在成人後常陷入意志的動盪不安和無所適從的處境,不能決定他們該做什麼,要做什麼或能做什麼,他們可能會重覆童年﹁動盪不安﹂的生活模式,一再地換工作或換伴侶,心底老是有股騷動的、靜不下來的力量拉扯著他們,他們總想破壞現有的一切,卻不知要如何重建,最糟糕的情況下,他們可能成為一個只愛破壞的恐怖份子,這些負面天王星帶大的子女是人生的迷航者,他們古怪的夢想和念頭可能從不能實現,他們像百變孫悟空,但卻變來變去變不出結果,他們沒有能帶他們上西方取經的唐三藏,他們也沒有一道像徵土星的金箍罩制服他們的野性。

有的時候,這些天王星子女或許將天王星的負面力量投射在他們的配偶身上,他們可能會和﹁最不適合﹂的對象結婚,對方也許是極端不負責任的人,譬如新婚之夜就沒回家,或老是在外打牌、或常有驚人之舉,譬如明明沒錢卻訂了個房子,或突然辭職要一個人去騎單車環遊世界,他們透過配偶再次體驗人生動盪不安,讓他們再次經驗童年的無助,徬徨和驚恐。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五)

不管是透過自身或透過他人而經驗負面天王星作用力的人,只有靠心理治療才能解脫﹁童年思考和行為模式﹂的制約,他們必須明白所有的動盪不安都來自錯導的天王星作用力︵行星星位的錯列︶,他們必須在這些不當的作用力中找到其它支點來扭轉錯置的力量,這種靠星座力量靈修的主題太龐大了,這裡不便詳述,只待日後再談。總而言之,這些深受負面天王星作用力之害的子女們,必須先面對他們的童年和父親,了解自己的心理和行為模式是自我修正的第一步。
 

當海王星和太陽成調和相位時,海王星表現的是正面的價值,通常代表當事人很有藝術的感性,是個悲天憫人,心慈性善的人,而這種特質通常繼承自一個有藝術氣質的父親,這個海王星父親也許真的就在從事藝術工作,或是音樂家、文學家、畫家等等,或是在銀行上班,但業餘研究戲劇或舞蹈,或不是藝術家,而是社會工作者。社會慈善的熱心贊助人等等,總而言之,這個父親教導子女的價值是美、善、同情和助人。有這樣的父親是幸運的,在這種價值中長大的小孩,長大後或許是樂於為慈善付出的生意人,有著悲天憫人胸懷的社會工作者,真正肯濟世救民,而非為一己利益的政治家或有人文情懷的科學家,或是表達人類情感奧秘的藝術家。


但當海王星和太陽成不合諧相位︵H;90RR;度、H;180RR;度相︶,這些海王星父親表現的卻是海王星的負面價值,通常他們是人生的受苦者,他們通常敏感、軟弱而無能。他們也許有滿肚子藝術的夢想,卻在做一份他們毫不認同的工作,從來不能寫出他們夢想的小說,他們老是渴望有錢去做慈善工作,卻懶得在下班後去當義工。他們是不實際,光說不做的夢想家,喜歡抱怨,老是自憐,有的負面的海王星父親可能會沈迷於酒精或各種麻醉品之中,來逃避他們不願意面對的現實,這樣的父親當然會造成現實的失敗,他們常常無法賺得足夠的錢養家或勉強養家但卻身心交瘁或百病叢生,需要小孩照顧。由於海王星父親感情豐富和泛濫,因此他們的子女很容易感受到父親的受苦,而他們常常會認為父親的受苦和必須撫養子女有關,因此他們對父親的同情中也包括了很深的自責,覺得自己的存在﹁害了﹂父親。


有的海王星父親的不幸是顯現於外在的環境,譬如說他們的配偶很不負責,留下他們單獨照顧撫養子女,或者他們有個不講理的母親,經常為他的婚姻生活製造難題,但由於海王星的心軟和糊塗,他們通通無法妥善處理人生當中的各種情感危機,他們看起來是受害者,但也可能是加助不幸的共犯。但這些道理,海王星子女可能要到成人後才可能發現,甚至終生不會發現,他們對父親的同情太巨大了,因此他們常成為父親情感勒索的對象。


有的海王星子女,雖然有著極困難的相位,但因為土星或木星的幫助,成為了不起的藝術家,他們寫出非常具有情感複雜度和深度的作品,但這些藝術成就絕對得來不易,他們不是垂手可成,上天寵兒的藝術家,他們表現的藝術也多半呈現人類經驗的黑暗面居多。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六)

但是大部份的海王星子女,卻沒這種﹁幸運﹂,能透過藝術得到救贖。他們常常重覆了父親的模式,他們可能是受害者victim或烈士Matyr或兩者都是,他們也許也沈迷在各式的麻醉品,或沈迷在不真實的情愛生活中,或各式各樣的幻想之中,像中獎券,從未寫的小說得文學大獎等等。他們可能陷在極糟糕的婚姻關係中不能自拔,或老是想藉著犧牲去感化一個老是剝削他們感情和金錢的人,或者將對人生的沮喪、不滿、失落深藏心底後變成一個老是生病的人,希望能得到別人好好的照顧和愛,或是把自己的物質或精神生活弄得一團糟而希望救贖者出現,帶領他們逃離人間。

 

海王星是朦矓、模糊、不分黑白、難以摸透的,只有極具洞察力的慧眼才能看穿海王星的犧牲並不真的是﹁犧牲﹂,海王星的受苦並不真得是﹁真受苦﹂,海王星的幻滅並不真得是﹁真幻滅﹂。因為海王星是欺騙之星,會自欺欺人。海王星的子女要花很長的時間才了解他的父親必須為自己人生的犧牲、受苦和幻滅負責,因為他們是促成這些狀況發生的創造者,他們創造了自己的實相。海王星子女要學習客觀的同情,而不是主觀的移情,要懂得﹁放下﹂,不要讓父親生命的悲傷成為自己終生的沈重十字架。


當冥王星和太陽成相位時,不管是調和或不調和相位,對子女影響都有其激烈之處︵不調和相位力量更大︶,通常冥王星的父親有著強烈的意志力,但和土星父親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意志力中包含強烈的生命激情。他們不像土星父親一樣只希望兒女依照一套既定的社會模式出人頭地,他們的期望更高,他們希望子女到達巔峰,完成特殊的使命,因此他們的價值系統並不全然是世俗價值的灌模,他們看得很遠,他們希望子女能改變歷史。這樣的期望當然是太高太強了,因此冥王星的子女感受到的壓力不是土星式的嚴厲的紀律,而是一種令無法透氣的尼采式的超人意志和激情。


當冥王星和太陽或調和相位時,子女通常有較大的﹁空間﹂可以把父親的意志和激情和自我的發展分隔,因此他們可以一方面接受父親的激勵,而同時又可以盡量不讓自己的個人意志被摧毀,但這個﹁空間﹂得來不易,通常也需要子女有同等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和冥王星父親對抗。正面的冥王星父親讓子女認識激情的力量教導他們相信,只有激情人類才可以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事業,因此有著調和相位的冥王星子女通常在人生之路上都是個勇往直前,具有高超目標,對人生充滿激情的人。他們不會只為了名利或世俗的價值放棄了靈魂的追尋,他們常常成為非常優秀的心理學家︵譬如佛洛伊德即是冥王星之子︶,或著是偉大的醫學科學家,或改變歷史的思想學等等。

太陽父親的榮耀和魔咒(七)

當冥王星和太陽或不調和相位時︵如合相H;90RR;度、H;180RR;度︶,冥王星的力量更大。子女和父親的關係往往是生與死的辯證,看誰能佔上風。電影﹁鋼琴師﹂就是這種冥王星父子關係的最佳寫照。年幼的兒子在對生命及藝術雙重失意的音樂家父親的指導下,激勵且逼迫他要成為﹁最好的鋼琴師﹂,要他在不夠成熟的年齡時去彈充滿激烈的生命悲情的拉赫曼尼夫的樂曲,而他對兒子的感情也是冥王星式的兩極,愛則欲其生,恨則欲其死,他會因兒子不按照他的意志行事時怒打一頓,但事後又會以無比的深情去擁抱及安慰小孩,他的兩極激情就像拉赫曼尼夫的樂曲一樣,對還是青少年的兒子而言都太沈重了,但當兒子掙脫他形式的管轄逃到倫敦後,父親充滿仇恨的鬼魂仍然跟著他,而這個年少的音樂家卻又投入另一個冥王星式的父子關係中,這回扮演權威角色的人是他那充滿音樂激情但因受傷而無法表演的音樂教授,他期望這個年少的音樂學生是個音樂天才,完成他未竟的音樂夢。
 

在父親、老師和自己的三重期望與瘋狂的激情的燃燒下,這個音樂學生在彈完他最好的拉赫曼尼夫的演奏比賽後,就發瘋了。冥王星是會讓人瘋狂的力量,冥王星和太陽的對相確實會產生精神失常的現象。因為冥王星象徵死亡與再生。精神的失常正是精神的死亡。電影的後半部就是這個發瘋的音樂家浴火鳳凰再生的故事,他先從平凡的餐廳演奏開始恢復對音樂和生活的情感,當他父親再度出現,又要以激情控制他時,他懂得拒絕與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而在他父親死亡之後,︵這時可能土星推運和他的太陽交集︶,他藉由土星的力量克服了冥王星黑暗的摧毀力,他再生了,他的音樂和自我都重獲生命。


有的冥王星父親的形象更黑暗,我有個朋友,他的冥王星父親是台灣黑道的老大,當他小時候,他對父親崇拜極了,因為跟著父親出門,很能滿足年少男孩的英雄意識。當他還初中時,他的父親就帶他上酒家,讓他也經驗人類性慾的野蠻與黑暗,而他也跟著父親看過黑道的仇殺械鬥,對這個父親而言,性、權力、死亡都是男子漢大丈夫越早經驗越好的事情,我這個朋友本來以為他也註定要變成黑道大亨了,卻因高中時他父親被仇家所殺,而人生有了巨大的改變。在脫離冥王星父親的控制下,他已被燃起的激情心靈從人生的外在而轉向內在的黑暗面,他日後成為研究犯罪心理學的專家這也是非常冥王星的職業。


冥王星的力量是控制、操縱、摧毀、破壞、狂熱、激情、極端的愛與恨、全無或全有。冥王星不懂中庸之道,沒有適可而止,上了冥王星之路,就像上了永不會停止的雲霄飛車,天旋地轉,不能停止,除非飛出車外。冥王星是異常危險的,善用冥王星力量的人,也必須如同走鋼索一樣小心翼翼,就像冥王星的標準職業外科醫生在開刀時一樣,永遠要保持高度的警覺狀態,不能善用冥王星力量的人,則像一個不會拆定時炸彈的生手要去解開引信一樣,可能隨時喪面,而有的冥王星父親正是這樣的生手,他們的子女則是不幸殃及的路人。
 

只要有冥王星相位的人,終生都會像該隱一樣額上刻有標記,他們是眼神熾熱,心中燃火的人,這樣的人通常適合遠觀,並不適合近處︵想想做佛洛伊德妻子的滋味︶,冥王星人的貢獻是對世界的,並不以對家庭或私人為重,因此冥王星的人必須懂得控制自己而不是控制別人,操縱激情,而不是讓激情操縱,摧毀黑暗而不是被黑暗摧毀,這些都是需要極大的智慧。冥王星的智慧藏在老子和佛陀的智慧之中,冥王星的自我在﹁轉化﹂(Transformation)的過程中,必須先﹁無我﹂才能回到智慧的﹁本我﹂之中。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 的頭像
mina

ChokChok美食旅行2人組

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