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的花精課第一天上課,從下午一點半上到五點半,接著和Betty吃個飯便趕到榮總探視春惠。上花精課中,我有提到春惠的病情,Betty說通常得血液方面疾病的都是與情緒失調有關,而這情緒失調的原因來自於原生家庭。她缺愛(或許是她雙親仍是有給予,但在她的觀念裡那樣不是愛,她仍是感到不被愛或是欠缺愛),我沒春惠的正確出生時間,只有年月日,但曾經隨便抓了一下,記得她的月亮在魔羯,與她自己的一宮對剋,整個當下就很心疼她,母親對她而言是個壓力的來源、她無法自在與母親相處,更或許母親的一些觀念令她無所適從,因為我原本就大約知道她家的狀況,所以聽完Betty講完那些話後,心裡五味雜陳。課上完,我請Betty幫我調一瓶花精,讓我的思路清晰。

 

到了醫院進了病房,我去時她被醫生剛打了些什麼安眠針還是啥,所以她基本上算是睡眠的狀態,看護阿姨見到我來,跟我大約說了一下她的狀況,看護阿姨也不曉得為何會急速惡化,但就是告訴我她真的快不行了,日子剩沒多少,後來我坐到她病床邊的一個小凳兒上,靜靜地看著她,她睡得很不安穩,感覺上很沒安全感,眼睛像是半閉,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眼球,十分渾濁,手會在空中亂抓,像是想要抓些什麼,於是我會把我的一隻手牽著她,另一隻手會在她手臂上像輕輕拍打小bb一樣,這個動作似乎有讓她比較安定下來,她就會睡在床上比較不會亂動,真的很難過,我真的忍不住淚一直流,想起她這些病(嚴重躁鬱症及血癌)都是來自對愛缺乏安全而來的,有些人懂得轉化力量,但有些人不懂得轉化,所以長期身心處於不平衡的狀態,當然不會說血癌一定是這樣造成的,但血癌的引發我相信絕對與情緒有關。

 

我不斷觸摸她的身體(握她的手、拍打她的手臂),希望她在無意識時會因為這樣的動作可以令她較不感到害怕,但她仍是不斷在扭動著,後來我靠近她的耳朵向她輕聲說:「春惠啊…不要怕,我在這裡,我知道你受很多苦,心裡有很多委曲、不開心,你千萬記住啊,若下一世要再為人,要到一個很多愛的家庭去,讓愛的能量溫暖你的心,這一世也不要怨,轉化意念,不要帶著不好的念頭,學習放下。來…現在乖,好好睡上一覺。」講完後我摸摸她的頭,她頓時間靜了下來,我不曉得她是真的聽到,還是動累了剛好我說完她便靜了下來,但我寧可當作是她對我的回應。突然間,她瞪大著眼看著我,那個眼神不再像之前那樣渾頓,仿佛認得我是誰,但就維持了二、三秒,她又呈現昏昏沈沈不安的樣子,但仍不時要向空中抓東西。

 

後來她的呼吸愈來愈大聲、吸得愈急,看護阿姨叫護士進來看,護士就說這個量(50)不夠她呼吸,要給她換上100的,我知道我應該要堅強,但是整個當下,我實在忍不住不淚流,我萬萬都想不到 我的好朋友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兒,護士走後我又坐到她身邊去,我好想給她很多很多的安全感,讓她不要怕,我想試由著觸碰讓她有多些安全感(因為她當下就一整個很像BB,通常BB不是都需要給大人抱抱或是拍拍安撫),愈看她愈心酸,我陪著她直到看護阿姨差不多要休息,整個過程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吧!

 

走下長青樓,整個人哭到不行,我也不知道心怎麼可以亂成這樣,心怎麼會難過成這樣、我的內心有一股怨、恨、氣、想要發洩,好想找個什麼東西來發洩,但我的理智一直告訴我不可以,兩者衝突我真的覺得我快要瘋掉了,後來我想起我今天調的花精,我滴了十滴到我隨身帶的水,Betyy說花精的能量不再於量的多寡,而是在於震盪的能量,我拼命晃瓶子就是為了要激盪更多的能量、喝下後可以穩定我的思緒&情緒。一瓶600cc的水,我咕嚕咕嚕喝下肚,當下,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人要濫用酒精、藥物、或其它手法,因為這可以是短暫的精神寄託及麻痺自己,差別在於:慶幸的是我當下手裡拿得是花精而不是酒精。

 

喝完後,我坐在地上抱頭大哭…其實這結果好像也是早就知道了,但是等真的看到她的人知道她快走了,就是心超痛。才32歲耶!!!雖然她生病著,但是我知道可以在哪裡找她,但若走了,我要去哪裡找她?!不斷想起從前,我不是不能承受打擊,但可不可以總是來得這麼突然?!明明之前就一直在好轉,為什麼我才出國個幾天可以突然惡化成這樣,會不會太誇張…心臟真的沒那麼大顆!!!

 

從醫院一路哭回家,在家哭到凌晨快四點,後來告訴自己別哭了,趁她時日不多的日子要多多去陪她,再哭下去明天怎去到醫院呢?! 休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 的頭像
mina

ChokChok美食旅行2人組

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